主页 > 关于我们 >

穿着黑布大马褂

就整个文题来说,意即闲时(或褒或贬,可以是主动清闲,也可以是被动寂寞)沉浸于一种风光(可取各种意象),自得其乐。

在这里,城市的喧嚣被蝉鸣取代;没有了熙熙攘攘的人群,塘里的青蛙自觉奏响了夏日的交响曲;霓虹灯的颜色被月光取代,月光清冷地像一层纱覆在广阔无垠的田野上。抬头,无数的星星在夜空这块绛紫色的幕布上交相辉映,通过电线的缝隙,我看到了远方的山,蜿蜒起伏,好像一条盘旋的龙。

这是最原始的模板,可以对其进行改造,主要就是写闲与不闲对风光(意象)的不同感受,强调要闲对风光。也可以直接写以闲适的心态做什么事都能感受到快乐的过程,全篇胜在描写细腻,文笔要好。

记叙文大致可以这样写:前面写有一次和旅行团出游,跟着导游跑,走马观花,只忙着拍照,回来后一直有遗憾。然后写某次有机会,自己一个人故地重游,优哉游哉,方全身心投入美景中,感觉这才是真正的旅行,才真正感受到了美。文章要着重前后对比。

从第一段材料可以看出,闲和独自是相呼应的,因为独自一人,所以清闲;因为心境恬淡,所以悠然自得。第二段材料提示了文章的主体风光,可以是自然景色,可以是人文意象,也可以是心之所爱。

文章主题可以写寂寞不可怕,一个人也可以享受某种风光的快乐;或是保持恬淡宁静的心态,有利于充分感受一件事物的美等。

本题的题眼为一个闲字,文章中要充分体现这个字,如果只写了感受的美我从中获得快乐,或者干脆写了一篇单纯的游记,那就偏题了。

特别需要注意的是,虽然我们在写记叙文或小小说的时候,也可以虚构,但这种虚构是建立在生活基础上的(即生活中这样的事确实存在过或将来会发生),也非凭空编造。都德的小说《最后一课》即是如此。普鲁士军队侵占了法国的阿尔萨斯和洛林,强迫这些地方的学校改学德语,这样的事情是真实存在的。

我简直看痴了。不经意间又回想起几个小时前发生的事情。我那么歇斯底里地闹着要走,奶奶劝着,哄着,似乎是她倦了,不知道为什么,她转过身去的那个佝偻的背影和我记忆中那个意气风发的女人逐渐交织在一起,再也分不开了。

朱自清的《背影》何以如此动人?那是因为作者抓住了父亲几次背影的细节,尤其是为我买橘子过铁道时的细节,作了细致的描绘。如:我看见他戴着黑布小帽,穿着黑布大马褂,深青布棉袍,蹒跚地走到铁道边,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大难他用两手攀着上面,两脚再向上缩;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这是对父亲外貌和动作的细节描写,字里行间饱含着作者对父亲的拳拳之心,和父亲不顾年迈亲自为儿子买橘子的深沉的爱。生活中每个人的外貌和动作等都有其各自的特点,抓住这些细节作精心描绘,你的情感也就自然地融入其中了。

现在想来,真后悔。是啊,城市哪里好?城市人一个个你挤着我,我挤着你,灵魂被挤成纤细的薄纸片儿,浑浑噩噩、麻木不仁地终日飘浮在城市上空。他们也有过清高、尖锐、血肉饱满的灵魂,只不过被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喧嚣、物质、浮华、现实的城市生活磨平了棱角。也许只有在这乡村的夜晚爬上层顶赏月时,才能静悟那一份蝉鸣、蛙声、星光、山的影子,才能让心由内而外地归于平静,才能修补我们这些城市人因为太过用力、太过麻木而支离破碎的灵魂吧。

有的同学在写作上下了很大功夫,可是写出来的作文却不感人,主要原因是叙述的事件不够真实。只有真实的事件,才能有感而发,才能引起读者共鸣。如魏巍的《我的老师》中,所写的蔡芸芝老师就是实有其人,文中所叙述的七件事也都是真实发生过的。因此,作者在叙述过程中,才能不时被这些事所感染。叙述第一件事她从来不打骂我们后,作者写道:我用儿童狡猾的眼光察觉,她爱我们,并没有存心要打的意思。孩子们是多么善于观察这一点啊。这种学生爱老师,老师爱学生的感情就显得非常真实。

远方的天渐渐露出了鱼肚白,睁开惺忪的睡眼,电脑屏幕上下一关的字眼刺入眼中。昨天爸妈又为了工作没有回家,我又在电脑前睡着了,只是比平常多做了个梦。是时候回老家看看了。

阅读本文的人还阅读: